多重因素共振 一季度大宗交易成交额同比增六成

2021-04-08 21:42

  “去年,我们最牛的大宗交易销售个人创收超过1亿元,而仅在今年前两个月,其创收就已达到去年的三分之一。”一家头部券商的业务人员向记者道出了近阶段大宗交易市场的火热。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股市大宗交易成交额约187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51亿元增长60%以上。与之对比,A股市场一季度整体成交额的同比增幅在一成左右。

  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获悉,大宗交易活跃度提升背后是多重因素的共振,包括股东的“打新移仓”需求、限售解禁增多、市场转暖激活买方意愿等。总体而言,大宗交易的活跃有利于资本市场良性循环,相关中介业务生态也趋向透明和规范。

  “移仓打新”及市场转暖

  激活大宗交易

  统计数据显示,本轮市场大宗交易“放量”始于去年三季度,当季大宗交易总额同比、环比分别激增约120%、70%,单季交易规模整体保持至今年一季度。

  “从去年三季度开始,市场大量出现上市公司股东通过大宗交易‘移仓打新’的案例。因为‘移仓打新’可同时解决市值盘活和税收筹划等问题,估计这类大宗交易的总规模增幅较大。”一家老牌券商的股票销售交易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此外,大宗交易额增长也有IPO限售股解禁后的减持需求推动。”该负责人补充道。

  上述分析与市场情况基本吻合。去年8月,随着创业板首批注册制新股上市,注册制新股在新股发行中已占到大部分。而注册制新股网下申购只对符合规定的机构投资者开放,多数上市公司原始股东无法直接利用其持股市值优势,需借助“移仓打新”手段。

  同时,从去年三季度开始,A股限售解禁市值规模也同比、环比大增。目前,市场的限售解禁市值已连续三个季度超过1万亿元。

  再看政策层面,去年的若干调整也为大宗交易的活跃释放了空间。国泰君安销售交易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一是证监会《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别规定》从去年3月31日起正式施行,通过大宗交易接盘创投股东解禁股后可不再受(6个月)锁定期限制;二是“再融资新规”去年2月落地后,非公开发行项目股份解禁后不适用“减持新规”的相关限制。“这些政策调整使大宗交易市场买卖双方的交易意向均被进一步激活。”

  此外,市场整体环境转暖,成交量放大也推动大宗交易规模上升。“今年一季度,A股成交额增长约一成,大宗交易也呈现增长态势。同时,公募基金销售较热,通过大宗交易折扣受让股份进行持仓替代的策略收益比较理想。因此,大宗交易的供需两端都处于旺盛状态。”前述券商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

  中介市场洗牌

  “民营机构”参与难度加大

  大宗交易市场热了,但并非市场中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暖意”。

  例如,作为中间方,大宗交易中介市场生态正在发生变化。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正规持牌机构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大宗交易市场,大宗交易业务成为其向客户提供全方位综合服务的重要一环。与此同时,那些过去以从事“过桥减持”为主的民营机构则经历了洗牌。

  上海一家券商的股票销售业务人士介绍:“随着持牌机构参与度提升,对基本面较好的项目,纯粹进行‘过桥’的民营机构的展业难度会越来越大。”目前市场高度规范化、透明化,上市公司股东对大宗市场已经比较熟悉,“过去靠信息不透明获取超额收益和打法难度加大”。这体现为项目的折价率逐步走低,受让有锁定期的大宗股份的“安全垫”在逐步变薄。“另外,随着券商场外个股期权业务的发展,代持型民营机构的生存空间也被挤压。”

  从事大宗交易业务多年的正菁咨询总经理迟亮也表示,过去有不少专门承接大宗的民营机构,但在2017年“减持新规”出台后这些机构就出现了分化,一些只通过承接大宗交易赚差价的越来越难做;还有一些有能力的机构转而寻找可转债、质押违约处置等领域的新盈利点。

  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券商的大宗交易业务也已逐渐走出传统的单纯撮合模式。前述券商业务人士分析道,大宗交易销售连接着股东和专业机构。股东的减持需求是高频的、普遍的需求,通过大宗交易销售可建立业务联系,开启对股东的综合金融服务。

  据介绍,大宗交易对券商的利润贡献除居间服务费用外,还可结合上市公司股东的增减持、融资、股权激励、财富管理等领域,带来额外的业务收入。

  大宗交易活跃

  促进市场良性循环

  大宗交易提升了市场效率,能起到改善流动性、平抑冲击成本,促进资本市场良性循环的作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