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机构拟发禁令 工业大麻圈“炸锅” 大麻化妆

2021-04-05 08:31

K图 BK0856_0

  上周末,工业大麻圈突然“炸锅”了。

  在主要种植加工地云南,工业大麻从业者们紧急凑在一起商讨对策;在杭州举办的某化妆品展会上,大麻化妆品展位前人来人往,展商和咨询者议论纷纷;而一些大麻化妆品代工厂看着仓库积压的产品已经开始发愁了。

  他们都在讨论同一个话题:大麻化妆品要被禁了吗?

  3月26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检院)发布一则通知:根据国家禁毒管理相关政策要求,拟将大麻(CANNABIS SATIVA)仁果、大麻(CANNABIS SATIVA)籽油、大麻(CANNABIS SATIVA)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现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据了解,中检院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直属事业单位,是国家检验药品生物制品质量的法定机构和最高技术仲裁机构。

图片

图片来源:中检院官网网页截图

  一则简短的通知却似一盆冷水浇下,这也意味着狂奔了两年的大麻化妆品开始纳入监管视线。大麻化妆品是目前国内工业大麻叶提取物最普遍也是唯一合规的应用渠道,在2019年开始掀起的工业大麻热潮中受到热捧,厂家纷纷推出新品牌和产品。在这则通知下发之前,几乎没有从业者会预料到,政策会突然收紧。

  “本次征求意见,是试探产品反馈,还是禁令决心已定?”不少从业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出这样的疑问。而本次大麻化妆品的监管风暴背后,前沿的研究领域、可能未被完全挖掘的市场价值、相伴而生的安全风险、谈“麻”色变的社会认知、热度催生的乱象和尚未完善的监管体制都被广泛探讨。

  大麻化妆品的“红与黑”:实用价值VS虚假宣传

  近年来,“成分党”热潮在化妆品行业中悄然兴起,这种直接将有效成分作为产品名称,同时在品牌营销过程中反复强调实验室、成分研究的方式,以更强的专业性博得消费者青睐,不少“明星”成分在热潮中脱颖而出,提取自工业大麻叶的大麻二酚(CBD)就是其中之一。

  工业大麻区别于毒品大麻,致幻成分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低于0.3%,在国内获准可以合法种植,目前仅限于云南和黑龙江两省。除直接获取纤维质和种子的合法用途之外,工业大麻提取物的应用一直备受关注。

  化妆品业内研究指出,大麻二酚(CBD)不同于四氢大麻酚(THC),无精神活性,未被列入国际禁毒公约附表,是大麻叶提取物的主要活性成分,具备解决干燥、抗老化、抗敏感、抗瘙痒等的护肤效果。在我国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中,收录有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

  由于当下国内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领域尚未获批,上述目录给了化妆品企业研发和生产大麻化妆品的有效支撑,化妆品领域也因此被认为是工业大麻叶提取物唯一合规的应用渠道。

  “我们业内对工业大麻的使用价值和有效性普遍达成共识”,专门从事大麻化妆品研发和代工的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来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的实验表明,在添加适当浓度的大麻叶提取物后,皮肤模型组织活力明显提升,说明在大麻叶提取物在0.0234%的含量下,可通过修复细胞损伤以及抑制皮肤炎症反应达到修复屏障损伤的功效。”

  在国外应用松绑、国内研究增加、A股工业大麻概念股被热炒的背景下,自2019年以来,中国大麻化妆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满婷、植美村、溪木源等国内诸多品牌都相继推出大麻成分护肤品。

  2020年10月,中检院苏哲等人曾发布一篇名为《大麻来源化妆品原料的安全风险讨论》的论文,其中援引国家药监局数据指出,截至2020年1月,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检索配方中含大麻来源原料的产品共897件产品,其中备案于2015年~2018年四年期间的仅有146件,而2019年仅一年,相关产品备案数就达到657件。(记者注:或因近期政策调整,截至记者发稿,在国家药监局网站未能查询到在国内备案上市的大麻化妆品的最新情况)

  不过,工业大麻热潮迅速兴起,乱象也随之产生。陈来成介绍称,尽管大麻二酚(CBD)是大麻叶提取物的主要有效成分,该成分本身并未列入2015年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但部分企业在营销时带有“CBD”字眼,存在不合规的情况。“事实上,合规的宣传仅能提及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这些在目录中的原料。”他表示。

图片

一些大麻化妆品以“CBD”为概念宣传

图片来源:某电商平台网页截图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