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今年“东盟+3”经济料增长6.7% 全球价值链

2021-04-04 08:32

  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最新发布的年度旗舰报告《东盟+3区域经济展望》(下称“报告”)预测称,东盟和中日韩地区在2020年微幅收缩0.2%后,今年的经济将扩张6.7%,2022年继续扩大4.9%。

  报告称,该区域经济体在面对疫情时展现了一定的韧性,该地区拥有全球30%人口却只占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的3%。

  “随着各国政府在处理疫情方面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果断、有效、主动的针对性措施的采取将使各经济体最大限度地减少更多的生命损失,同时使经济活动能够继续进行。”AMRO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Khor Hoe Ee)表示。

  但“东盟+3”经济体的复苏可能是参差不齐的。报告对中国2021年的经济增速预测高达8.7%,越南则将是东盟国家中增速最快的经济体(7%),但依赖旅游业的泰国的表现可能不佳(2.3%),缅甸的预测增速则为-2.6%。

  报告还称,随着制造业和出口的好转以及新技术的采用,一些部门将迅速反弹的同时,另一些部门将继续承受压力。就业前景也将分化,某些个人服务行业的工人以及受雇于小型企业和非正规部门的工人最容易受到影响。


  美国疫情是影响“东盟+3”出口的因素

  报告指出,东盟及中日韩地区的复苏将高度取决于疫苗接种计划的进展、外部需求的强度以及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创伤程度。只有在疫情得到完全控制、甚至可能是在实现群体免疫后,才有可能全面恢复广泛的经济活动。

  在外需和全球贸易的复苏方面,2020年初全球第一波疫情发生后,全球贸易自2020年第二季度到达低谷后开始好转。到2020年第三季度,随着疫情得到更好控制,各国开始放松遏制措施,区域出口增长有所恢复。2020年下半年,疫情驱动了对某些产品的需求,比如越南的木制品和家具,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医疗用品和防护设备。一些区域经济体的出口最终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最明显的是柬埔寨(18.6%)、中国(3.6%)和越南(6.9%)。

  另一方面,大多数“东盟+3”经济体的传统出口产品在2020年有所下降,这是由于全球和区域的需求萎靡,这涉及到汽车、半导体、服装、矿物燃料、塑料和钢铁等商品。但好在电子产品出口的收缩相对较为轻微,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出口。自2020年9月以来,全球对电子产品需求开始抬头,这帮助日本和韩国等高科技出口国抵消了其全年出口总额的部分下降。

  虽然总体而言出口表现有所改善,但整个区域内部的复苏仍然不平衡。东盟一些经济体相比2019年的贸易增长仍然比较惨淡,如韩国(-9.1%)、印度尼西亚(-9.9%)和缅甸(-10.1%)。

  报告认为,作为“东盟+3”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约占本地区出口总额15%的美国的疫情发展变化不定,这是本地区一个重要的不确定性来源。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和未来可能出台的任何额外的财政措施,都会影响本地区的出口需求。同时,美国政府在贸易和科技摩擦上的动作也可能会在短期内冲击出口。

  此外,以旅游业为代表的服务出口受到了疫情遏制措施和全球需求疲软的严重影响,“东盟+3”经济体的服务出口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急剧下降。但商业和专业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维持,这主要得益于数字技术的采用和远程工作安排的增加。

  总的来说,“东盟+3”服务贸易复苏的苗头似乎很脆弱。

  不认为全球价值链短期内会脱离亚洲

  报告称,这场大流行暴露了全球价值链(GVCs)的脆弱性,当封锁刚发生时,全球价值链遇到了不少问题。但另一方面,当经济活动恢复时,紧密结合的全球价值链又促进了经济体的快速复苏。

  “我们不认为全球价值链会在短期内脱离亚洲并重新调整,”许和意表示,“亚洲仍然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我们知道,接近高质量的基础设施、熟练的劳动力和具有购买力的客户对全球价值链都很重要。”

  报告指出,包括中国等经济体的亚洲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预计到2030年,超过70%的中国人口可以成为中产阶层消费者,而这一数据在2000年只有3%,这一群体代表着约10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消费。预计到2030年,东南亚的中产阶层也将从几年前的约8000万户增加到1.63亿户。到2030年,“东盟+3”地区可贡献全球城市消费增长的42%。

  由于靠近消费者是全球价值链选址的重要考虑因素,因此,将供应链设在离“东盟+3”经济体市场更近的地方才是有意义的。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