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信评入华两周年 “AAA执念”下外资活得怎么

2021-04-04 08:31

  在中国,至少2A、2A+评级的债券才能入池,标普信评等外资评级机构将如何开展业务?在质疑声中,标普信评在中国内地成立并运营已满两年。

  近期,标普信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红珊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我们展业伊始制定的战略就是,打造中国信用市场的基准,为境内外投资者提供具有区分度和前瞻性的信用评级。”该机构在今年1月发布了对约1700家企业的案头分析,显示这些企业的潜在信用质量分布从[AAAspc](spc为标普信评的特殊评级符号)到[Bspc-]及以下,共16个子级,中位数为[BBBspc]序列。

  尽管如此,如何真的让发行人接受并愿意使用低于AA的评级,仍是最大的挑战,毕竟不过一定评级门槛的债券将难以发行或“入池”投资机构备选标的。不过,去年11月,内地评级机构给出AAA评级的永城煤电(下称“永煤”)成为转机。当时,标普信评给出的潜在信用质量评估(非正式的信用评级)从2020年6月的[BBspc-]降至[Bspc+]。

  118万亿元规模的全球第二大债市要一夜间改变评级结构并不容易,也要考量转型风险。不过,陈红珊表示,或许“双评级”尤其是鼓励包含有区分度的评级是一个过渡的选项。“我们希望和不同资质的本地企业合作,但的确对于部分信用比较弱的发行人,可能现阶段没有太大动力获取更低评级。不过他们可以利用具有区分度的评级更好地了解在同业中的相对排序和信用状况,并以此作为参考提升内部治理。等未来市场改革逐步成熟,AAA执念渐渐淡出,评级区分度扩大,发行人自然就会接受并使用‘另一个评级’。”

  去年12月,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提升信用等级区分度,进一步推动评级监管统一,真正发挥评级机构债券市场“看门人”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百万亿规模的债券市场,国际投资者持有比例只有3%,缺乏与国际接轨的评级区分度仍是他们难以加码中国信用债市场的主因。陈红珊称:“目前的准备工作也是为了将国际投资者所熟悉的全球评级原则带到中国市场,与我们对本地市场的经验相结合,促进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的融合。”

  2年30多个评级,永煤事件成契机

  截至目前,标普信评已公开发布了30多个评级,涵盖金融机构、工商企业、结构融资和熊猫债,评级级别从AAAspc到Aspc。此外,该机构还发表了如《中国城投面面观》等企业整体潜在信用质量分布的研究报告。成立之后的6~7个月,标普信评花了大量时间进行评级方法论的构建和技术准备工作。

  该机构在今年1月发布了对约1700家企业的案头分析,显示这些企业的潜在信用质量分布从[AAAspc]到[Bspc-]及以下,一共16个子级。标普信评和标普全球评级的方法论一脉相承,坚持了非常高的评级区分度,只是在中国根据市场特点进行了一定的本土化,即去除了主权评级的影响,同时集团或政府支持因素对发行主体的潜在信用影响在两个方法论框架下也有所不同。由于没有主权评级的限制,标普信评的结果分布相比标普全球评级更加广泛。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28日,中建丝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丝路”)获Aspc评级,这是外资评级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公开企业主体评级,而且还是非AAA评级。陈红珊表示,虽然中国众多企业评级都在AA+以上,但事实上,根据标普信评的评级框架,中位数BBBspc评级意味着,在经济和外部环境未发生极端变化的情况下,发行人能够在未来2年具有相对稳定的信用表现。标普信评的评级定义遵循了人民银行2006年颁布的评级定义,而且这样的中位数在国际投资人看来可能并不低,因为在国际市场BBB类别及以上通常被视为“投资级”。

标普信评入华两周年 “AAA执念”下外资活得怎么样?

  不过,外资评级机构在中国的挑战仍然较大。第一财经记者此前报道,一直以来,监管机构以外部评级为依据做了很多业务指引,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发行人的“AAA执念”。例如,交易所债市推出的储架发行,仍然要求发行人的外部评级达到AAA或AA+的评级标准。这都可能导致评级虚高,或致AA+以下的企业被拒在债市大门之外。

  2020年国企债券违约成了市场“觉醒”的一大契机。当年10月,先是华晨汽车“意外”违约;11月,永煤的突然违约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后,众多城投债因此出现“闪崩”。

  但其实并不意外。永煤、华晨以及更早前的一干“网红债”在违约前都有蛛丝马迹,虽然国内评级机构给出的评级是AAA,但标普信评对于永煤的初始潜在信用质量评级是[BBspc]。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